风子

说什么好

【里基】调戏与反调戏


题目瞎起,符合主题即可hhhhhh
美滋滋属于里基
ooc属于我
时间线为他俩都死了之后,反正又活了,别管为啥🌚一个都不准死
——————————————————————————
摊上什么倒霉事了这是……
走在路上突然浑身过了一遍电,低头看到手腕被暗色的能量缠住。基拉度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里斯抱住了自己将要倒地的身体。
里斯?

里斯虽然很记仇的把基拉度扔在床上着手他的捆绑工作,但是其实并没有想好要干嘛。仅仅是在做完所有麻烦事之后,第一个想过来找他而已。

基拉度睁开眼睛的时候,里斯正沉默地坐在床边给他手上的绳子打结。基拉度看着他的手在绳间穿来穿去,最后笨拙地系了几个毫无美感的死结。基拉度不禁腹诽起来。
里斯还活着的事情其实早有预兆,只是从没让他抓到个影子,现在出现倒不稀奇,毕竟所有事都尘埃落定了,没必要藏着掖着……
等下……绳子?
基拉度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处境——我好像是被里斯绑起来放在他家床上了。
里斯,绑起来,床上
emmmmmm…
我还以为你是来打死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里斯。

基拉度撩人无数,好恶向来遵从本能,也算是一种随性。“我知道你想做什么”说着大大方方地将身体向前凑,拉近了距离,好像很顺从似的。
里斯:我不是我没有=_=
况且他难道还不清楚基拉度的为人么,这样做又不知道是打什么算盘,怕是想找个法子脱身罢了。
但这么复杂的心理活动是无法表现在一个面瘫的脸上的,基拉度视角的里斯只是盯着自己在看,眼神好像有些复杂而已。
基拉度自顾自地行动着,绳子绑的不算紧,要活动一下手腕却不容易,他艰难地翻转右手的手腕,想用一个相对舒服的角度搭上里斯的手,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里斯看着他手腕上被绳子磨出的红痕,眼睛稍微眯了起来。基拉度则谨慎地看着好像不太愉快的里斯,嗯…莫非这步走错了?正想着,里斯伸手把他手上的绳子解开了。

里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明明这家伙下的了手绑我电我害我很没面子但我看到他勒出点红印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啊!为什么!
基拉度:……我怎么有种甚至懒得跑的感觉

气氛好像有些尴尬
“我想做什么?”里斯心想你随便说吧,反正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这句话在基拉度的意料之外,里斯的表情已经算得上面瘫中的愉悦了,这家伙…竟然跟自己开玩笑?哼哼,这种玩笑,他基拉度是不会输的。
玩笑平常都是基拉度对里斯开的,突然拉近一截距离,或者把被亲吻过的黑玫瑰伸到里斯唇边,或者把手搭在里斯肩上说胡话。里斯向来毫无反应扭头就走,让人看一下他的表情都来不及,玩笑开的很没意思。

突如其来的玩笑让基拉度有种“就是现在!”的错觉
基拉度胆子大了起来,一只手搭在里斯腰上,把身子往前一送,刻意把脸往里斯脸上凑,几乎是要贴上去了。过分超过人安全距离的接近让本就在开小差的里斯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推了他一下,这一推让本来就歪着身子坐着的基拉度失去平衡,差点从床上栽下去。

哇好不爽。

“里斯大人不太喜欢我的样子,嗯?”没什么其他意思,基拉度已经没耐心到想凄凄苦米亚了。却听到里斯很迅速地回答了一声——“不是。”

里斯也很不爽。毫无防备地被过于主动的对待,能马上接受是需要反应能力的。想把话说清楚之前,对方却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否认也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没太经过大脑。
里斯看了一眼基拉度,他看上去在努力消化那句“不是”的意思,用一种不可理喻的眼神看着自己,差不多就是看到任尔心突然嘿酱嘿酱踢踢踏踏的眼神。

如果我走出这一步的话……真的会好么?
算了,反正都说漏了。

里斯捞起向后撑在床上的基拉度,不给他任何反应时间地,贴上了他的嘴唇。
没想到看着惊慌失措的基拉度是这么有意思的事。想着,里斯又伸出舌尖舔了下基拉度的唇角,结束了这个短暂的吻。他感觉到基拉度的身体抖了一下,心里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意。

这个玩笑就让我赢一次吧。

————————————————————————————
无脑糖就是这么任性🙈
后面的车自行脑补hhhhh
年纪大了看不得虐就让我被糖淹没吧_(:з」∠)_